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精灵别闹了 > 第五十三章 已经定了
  冬楚写的这一段说陌生的确陌生。

  因为楼沛的确是第一次看到。

  说熟悉却又很熟悉。

  因为这明显就是像游戏里刚开始新建角色一般,给了三个初始职阶,让你自由选择。

  而【贵族后裔的破落户】的条件与先前冬楚写的“楼沛”生平很是吻合,加上后面还有一个(√)的标志,明显就是选了这个出身。

  但是。

  是谁选的?

  楼沛自己完全没有相关的记忆。

  他现在很怀疑自己在穿越前后的记忆有漏了一段。

  不然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

  楼沛深吸一口气,问道:“没有其他了的吧……”

  冬楚闻言又仔细瞧了瞧,随后摇头:“没了,我能看到的都写上去了。”

  “说实话,这都是你一人之辞,很难辨别真假。”

  冬楚听他这话,明显有些焦急:“我说的都是真的……”

  “你先别急,我的意思是,即便是你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我得去问问一个人,他肯定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

  院长房间内,周具正坐在桌前处理一些院内要上报的文件,见楼沛敲门进来,后面还跟着冬楚,道:“臭小子和人家熟的还挺快啊。”

  “院长,我和甘家定有婚事?”楼沛开门见山的问道。

  “……对,你从哪里听来的?”周具继续处理着文件,眼皮都没抬。

  毕竟那天在宰辅级对战楼里,人多口杂,传到臭小子耳朵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楼沛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我以前在院里呆过?”

  周具抬起头,看着他,缓缓说道:“你记起来了?”

  “我失忆过?”楼沛一脸糊涂。

  ……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楼沛整理了一下目前得到的情报。

  首先,‘楼沛’这个人原本就是切实存在的。

  但在他十五岁时,由于某种关系,突然就被楼沛魂穿了。

  而又碰巧的是,到处闲逛的楼沛遇到了路过的院长,被对方当成失忆,带回了院里。

  ‘楼沛’在院里时,性子也还算活泼,一直到十三岁时,突然提出要出去闯荡。一年多后,悄无声息的回到竹山镇外的旧屋独自居住,就连周具也是听楼沛的叔父楼言所说,才知道。

  ‘楼沛’回来后,性情大变,十分沉默寡言,靠着叔父接济为生。

  周具有去看望他几次,亦有询问他是否回院里帮忙,却被其拒绝。

  他认为楼沛兴许是在外的那一年受到了什么挫折才会如此。

  后来。

  ‘楼沛’突然失踪了。

  那时候他叔父刚与甘家谈好婚事,他好巧不巧的人就不见了。

  因为实在找不着,楼言都以为他是逃婚走了,只得向甘家又取消了婚事。

  直到几个月后,周具在外又找到失忆的楼沛。

  周具思前想后,决定先带回院里自己看管照料。

  因怕他忆起往事苦痛,周具也不让楼言一家来探望。

  作为叔父的楼言其实还好,但他的妻子却十分势力,对楼沛态度很是不善,楼言接济楼沛一事更是诸多怨言。她娘家势大,楼言也不好反驳些什么。

  院里原本认识楼沛的也只剩下年纪较大的田芋、颜柔等几人,他们在周具的要求下,自是对楼沛失忆前的事情守口如瓶。

  ‘难怪这几个小鬼一开始就对我那么热情……’

  说实话,原本他还多少有些奇怪,就算院里缺少劳动力,院长也不至于初次见面就把他带回院里。

  毕竟院里都是孩子,多少有些莽撞了。

  现在想来,原来只是因为相熟而已。

  等等……

  不对。

  如果我是魂穿的话,我怎么会穿着校服……

  楼沛想到这点,顿时有些混乱。

  假设他不是魂穿,而是肉身穿越。

  那原来的楼沛到哪里去了?

  ‘不会是和我交换了吧……’

  楼沛想出一种可能,但此刻也没法验证,只能是自己瞎猜测。

  另外一件比较蛋疼的事情就是。

  他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一个未婚妻。

  还是两山商会会长甘铭的女儿。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时钟鹤说过,对方可是有着“炽焰之矛”威名的天才训练家。

  这……

  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他今年才十五岁,完全没考虑到这档子事。

  要放在前世的话,他就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在他这个年纪,要说对女孩子不好奇不憧憬那肯定是假话。

  但那也仅局限于谈谈恋爱什么的。

  这一下子跨度这么大,跳过相识、相知、恋爱,直接到结婚组建家庭,尔后接踵而来的便是生儿育女……

  ——他有些接受不了。

  要知道,他都算比较成熟的了。

  一些在他这个年纪的男生,还处于恋爱哪有游戏好玩的状态。

  “不行……我还是得先把这桩婚事给拒绝了……”

  刚才冬楚也在,院长又在忙,他不好说。等会时间差不多了,楼沛决定再去找院长就这件事情好好谈一下。

  ……

  “不行。”周具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

  “为什么……”楼沛很是意外。

  就算甘家是家大业大,但院长并不是那种趋炎附势、贪慕钱财的人,没理由对这桩婚事那么坚持。

  “你之前失踪,导致婚事作废,本就失理在先。如今人家甘会长不计前嫌,依旧履约,你这样岂不是胡闹?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况这婚事是我和阿言一起答应你父亲的,他弥留之际就希望你能平安顺遂的过这一生,别无他求。”

  “但是……太早了啊?再说,我和那甘家小姐也不认识,就不能晚个几年,让我们先熟悉熟悉?”

  周具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不能再拖了,臭小子你能等,人家女孩家可等不了。上次你失踪,这婚事差点就落在了你堂弟头上,要不是你及时回来,哪还有交涉的余地。”

  楼沛的叔父楼言有一子,名为楼然,此前在‘楼沛’失踪的时候,被他叔母推荐给了甘铭,用以顶替与甘家的婚事。

  楼沛对这显然很是无所谓:“……既然我那堂弟愿意,我又何必夺人所好。”

  “当初是谁说‘若非自己拱手相让,何必要忍气吞声’的?”

  楼沛一时哑口无言,许久才道:“我哪知道院长您当时说的是我啊……”

  “现在想让甘家再换人怕也是难了……那日你在对战楼表现抢眼,有多个家族都表示愿意收你进族,甘铭没道理将你拱手让人的……要怪也只能怪臭小子你自己当时没听我的话,处事低调些。”

  想了想,院长又道:“你若真的想成为训练师,女娲堂比试是再好不过的跳板了——但你若惹恼了甘家,甘家势大,这两山之地,只怕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

  “不是吧……”

  楼沛一听有些傻眼。

  当时究竟是哪个混蛋让他去一打五的……

  靠。

  好像是被金珠蒙了心的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