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精灵别闹了 > 第五十七章 洪福齐天,神思融地
  由于想知道的信息也不是什么秘密,加之刚才还有甘府内部的小妹妹给楼沛透了一些底,楼沛很快便作出了总结。

  这甘家小姐是最近几月才寻回甘家的,是甘家家主甘铭流落在外的私生女,之前一直是在北狄部落里生活。

  据说性情彪悍,体格强健,刚接回甘家不久,就有甘家管事因为惹到她,一言不合便被直接丢出甘家墙外,撞坏了路口本就生意惨淡的算卦小摊,导致没啥天赋的神棍摊主大叹天意,放下筑基修真的执念,领了甘府不菲的赔偿后便回家娶了个老婆专心造人。

  那名管事倒是身体硬朗,据说有人看见他第二天就跟没事一样,照常去甘府上班。

  “不对啊……”、

  楼沛一总结完立马发现了问题。

  ‘楼沛’订婚的时候是大半年前的事情了,而这甘家小姐是这几个月才寻回来,时间就对不上。

  莫不是知道女儿下落了,就先把婚给订了,然后再去接人?

  这……

  中间也还相差几个月呢……

  太不合常理了。

  楼沛还特意带着卷尺跑去案发地点测量计算。

  ——从甘家内墙里头到卦摊的水平距离约有三四米远。

  就算管事的是个老头,年老精瘦;

  就算甘家小姐是职业丢人选手,精准把握丢出去的角度为四十五度,丢出前左上右后预摆,丢出时用了旋转、侧向滑步推等丢人技巧;

  就算那天风大,管事老头借着风势、平铺身躯增加滑行时间以便遨游天际……

  那也实在夸张,毕竟寻常情况下,一个壮汉可以把人丢出去几米远,就已经是叹为观止了。

  而从甘小姐老家在北狄部落以及甘小姐体能倍棒这两点不难猜出,甘小姐的亲生母亲估计非我族类。

  甘铭楼沛见过,虽身形挺拔、器宇轩昂,但也不是那种蛮壮之徒。

  那这甘小姐的这优良的力量基因想来也只能是从母亲身上遗传的了。

  都说北狄民风彪悍,不论男女,个个都是神龙马壮、熊腰虎背。

  家主甘铭也真不愧是准备要当教主收信徒的,胸怀果真博爱。

  楼沛自认并不以貌取人。

  但穿越前总归也是个普通的十五岁少年,有着和大众类似的审美。

  风华绝代的长发御姐,活泼伶俐的邻家少女,娇小可爱的恶魔小妹。

  这些都是桃子,喜欢倒喜欢,他倒没去想。

  能和自己相知相伴的,会做个西红柿炒蛋,脸上带着些雀斑的普通女孩。

  其实也就心满意足了。

  楼沛不否认,他对这甘小姐其实本也抱有一些期待的。

  毕竟因为各方面的原因在,接下来可能会结为夫妇,相伴一生。

  有期待是正常的。

  期待落空,黯然神伤那也就不是什么奇怪事了。

  下午明明是晴空万里,但得出结论的楼沛,于路口茕茕孑立,只觉寒风刺骨。

  真的,甘家小姐您有这份强大的躯干和上下肢力量,大可不必屈服于父母之言、媒妁之命,去嫁我这等文弱废柴。

  何不戎武边陲,威慑外族,成为帝国的巾帼英雄,再与无双上将成为良配,发展成将门一脉,子孙人才辈出,在这青史中写下浓厚的一笔!

  还没等楼沛感伤完,冬楚便已经办完了楼沛要求的事情,回来向楼沛报告。

  “这么快?”

  楼沛有些讶异,他本以为按照冬楚的那有些怕生的性子,时间可能都不太够:“你咋喘成这样?”

  冬楚顺了顺气,道:“小楼哥,我是一路跑回来的……我有重要的消息着急要告诉你……”

  见他喘的厉害,楼沛道:“小楚你慢点说,不急的。”

  “甘家他们可能在血祭!”冬楚语出惊人。

  刚被力拔山兮的甘家小姐震撼到的楼沛,又一次被甘家小姐的老爹震撼了一次。

  “小楚,我先前脑子可能有些不清醒,听不太清切,你刚说的啥……”

  “小楼哥,我没骗你,我扮成甘铭过去,结果他们直接跪在地上喊我甘长老,吓我一大跳,还说什么这个月采集的血样已经送交给甘府的总管了……”

  之前在街坊邻里之间探消息时,楼沛就发现,有个别户与其他纯粹只是贪便宜的镇民不同,他们对介绍甘家一事显得特别的热情。

  与其说热情,或者说有些狂热。

  就像前世公园相亲角在推销自家子女的阿姨一样。

  于是楼沛留了个心眼,让冬楚装成甘府的管家去接触一下,说不定可以套到什么内幕。

  “这些人果然是类似教派中负责协助传教的角色,不过我不是让你扮成管家就可以了吗……”

  冬楚面露不好意思,道:“一开始也是这么打算的,但是我突然想起我以前见过甘铭,就想说,如果我直接扮成甘家家主,那说不定可以套出更多信息……小楼哥,不好意思,是我自作主张了。”

  其实他自己也很意外,他扮成甘铭去见对方,对方一见面便虎躯一震,纳头便拜,在地上哐哐磕了好几个响头。

  磕完头后,对方念了几句神神叨叨的“新微真神,洪福齐天,神思融地”,便开始向自己问候。

  说什么“甘长老教内事务繁忙,日理万机,怎有空到此探望”,然后一边说着“倍感荣幸”的话,一边痛哭流涕,让冬楚鸡皮竖起,很不自在。

  他也只好谎称自己是碰巧路过,顺便巡视。

  然后就是这时,对方回说的一番话,令冬楚胆颤心惊。

  “甘长老请放心,这个月的血样已达指标,早早的便送往您府上,由总管签收了……”

  冬楚怕自己神色有变引起对方怀疑,便赶紧结束话题开溜,一路小跑的回到与楼沛约定的会合地点。

  楼沛听闻事情始末,愁眉锁眼,叹了口气:“唉……知道了甘家确实是在搞大事情,是好事,我也有了心理准备。但比起血祭什么的,我更吃惊的是他们喊你喊的是长老,而不是教主。原来我这便宜岳父不是自己弄着玩玩,而是加入了某个教派啊……”

  “小楚,这新微教你可曾听闻过?”

  “不曾……”

  冬楚回答得很爽快:“若真有这般教派浮于表面,帝国断不可能坐视不理。”

  “也是,算是意料之中,这新微教肯定是身处地下的秘密结社。”

  冬楚想了想,又道:“不过新微二字,我倒是曾经听闻过,没记错的话,好像是新州玉郡玉微城的旧称,这称呼源于新州还是新国的时候……”

  “新国?你是说新州前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