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精灵别闹了 > 第五十九章 谁说只有飞行系会飞
  楼沛本以为钟鹤所说的帮他,是要带他直接进去拜访甘小姐。

  钟鹤出言打消了他的以为:“想啥呢……内院多是女子住所,哪是男性说进就能进的,就算是我带着也不成。”

  “那你怎么帮我……”楼沛疑惑。

  “我曾去拜访过甘家小姐,可惜人家不在,不过这路我总归是认得的,我把这甘府的地形样貌说与你听,你直接从外墙翻进去就是。”

  哇。

  真是个馊主意……

  楼沛当下就想到。

  这要是被抓到,自己可就真的跳进帝国弦河都洗不清了。

  钟鹤看出他的顾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甘铭这家伙不近女色,内院大归大,却没多少人。你只要小心点,基本不会被人发现。况且,按那甘家小姐的脾性,你若是直接过去拜访,就算甘铭肯,她也多半会拒绝的。”

  “但我总感觉不太好……”

  “我问你,楼兄是甘小姐是什么人?”

  “未婚夫?”楼沛有些迟疑的回答道。

  “那你这甘府未来的姑爷跑去找甘小姐是去做啥鲜廉寡耻之事的?”

  “也不至于……都要成为夫妻了,我能做啥坏事……”

  “那不就得了,楼兄又有啥好纠结的,就算真被抓包了,也有你未来岳父替你挡着呢。”

  “我总觉得你在糊弄我……”

  ……

  楼沛终究还是接受了钟鹤的建议。

  因为他也确实找甘家小姐有事商量,而且最好是在大婚之前。

  这事的商量结果,将会决定任务是否能顺利完成。

  在和冬楚回育幼院后,隔天,楼沛又自己来到了竹山镇。

  根据钟鹤提供的信息,甘府内院的外墙尤其的高,想靠着爬是不可能爬进去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飞”进去。

  为此,楼沛没有进镇,而是攀爬到竹山镇旁的一座小坡上,从小坡对应的前方便是甘府后院。

  楼沛从背包里拿出了钟鹤借给自己的一颗精灵球。

  这是一颗豪华球,就楼沛当时答应要给院长买的那个。

  “阿鹤家还真是土豪……”

  豪华球里头经过精心设计,精灵住进去会十分惬意舒服,用这个球收服的精灵,会和训练师十分亲密。

  用帝国精灵学者辰乐的话来说,遗迹精灵球和豪华球对精灵而言,就是单间公寓和海景别墅的差别。

  而里头是一只独剑鞘。

  独剑鞘,钢与幽灵属性的精灵,外形就像一把套着剑鞘的剑,棕色的剑鞘上有着鬼脸似的纹路。

  楼沛本来以为她是要借给自己一只波波之类飞行系精灵,结果却大出所料。

  当时楼沛立马就有问她:“这精灵不算会飞吧?”

  “不会,那充其量算是漂浮。”

  “……”

  “放心,你按照我给你的路线,通过高度差,滑翔进去还是没问题的。”

  “啊,不是……直接用飞行系的精灵不是更快吗?反正只是短途,不会[飞翔]技能也可以的啊……”

  “我的蓝鸦太黏我了,其他人的话不听的。”

  “不听话也比独剑鞘强啊,它有吸取人类能量的习惯的吧……”

  有传闻独剑鞘是死者的灵魂寄宿在古剑上转生而成,会附在人类身上吸食生命。

  “楼兄这你可就错了,我的独剑鞘特别乖巧内向,平时见到生人动都不敢动,更别说去吸取能量了。它却唯独喜欢的像你这般长相亲切和气的男子,楼兄你对精灵训练有方,和它肯定相处得来……”

  说实话,听钟鹤这样讲,楼沛反而更担心了。

  “听起来像是在夸饲料……”

  不过试试总归没损失,楼沛还是接过了豪华球。

  回育幼院后楼沛有先试着放出来看看。

  确实如钟鹤所言,与其他幽灵系精灵那般调皮捣蛋不同,这独剑鞘只是紧跟着楼沛,在他身旁转圈圈。偶尔趁楼沛不注意,会靠近贴在他背上,倒也没做其他奇怪的事情。

  平日里胆小的可达鸭也不害怕,反而会好奇的想要摸摸看人家。可惜独剑鞘不太愿意给它碰,每每可达鸭快得手了,它便突然飘得稍微高一些,转身离去,徒留鸭鸭不甘的叫声。

  “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

  楼沛对比了一下位置,从这里到甘家一路顺通无阻。想是没问题的。

  把独剑鞘放了出来,照钟鹤说的,楼沛双手握住它的剑柄。

  “没问题吧,独剑鞘。”

  “剑!!”独剑鞘表示肯定。

  “好,那就开始吧!”

  说那时快,独剑鞘突然传来一股大力,簌的一下,带着楼沛飘至半空中。还没等楼沛反应过来,独剑鞘在半空中停住,以剑尖为圆心,开始作圆周运动。

  连带着楼沛一起。

  “……”

  在空中转圈圈的楼沛面如死灰,却又不敢放手,只能死死抓住。

  这要是不小心松手被甩出去了,这婚礼的问题估计就直接解决了。

  毕竟新郎都瘫了。

  像是被一条无形的绳子牵住一般,独剑鞘在空中甩了好几个圈,随后那条无形的绳子仿佛突然断开,独剑鞘被狠狠的甩了出去,朝甘府方向急速驰去。

  楼沛死死抓住剑柄,耳边狂风呼啸,全身衣服扯动,猎猎随风,自己面部肌肤更是被吹得变了形。

  整个体验就像在坐年久失修的过山车一般,几圈过后便激昂的脱轨飞出,让人泌尿系统几乎难以自持,恨不得在空中洒下几道热情的液体。

  午前的竹山镇显得愈发静谧,漆料斑驳的楼房,蜿蜒狭窄的小巷。

  到点该回家吃饭的小朋友与伙伴告别,相约下午的玩耍处,偶一抬头,却见一道黑影破空而过,留下一声似人非人的尖锐惨叫。

  回去说与父母听,却被告知不可胡说八道教训了一顿。

  不多时,楼沛便远远看到了甘家宅邸,他连忙破破音大喊,示意独剑鞘停在那边。

  独剑鞘放缓了速度,朝着甘府后院一处草丛滑翔而去,在剑尖距离泥土地还有数寸距离时骤然停下,而随后跟上的楼沛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在惯性的作用下,在草丛里摔了个狗吃屎。

  因为已经提前放缓了速度,而且是在草丛中,楼沛虽然摔了一跤,倒也没什么大碍。

  他起身后拍了拍身上的土,噗的一声吐出误入嘴中的杂草,双腿发抖,脸色发白,明显余韵未退。

  见楼沛脸色不佳,独剑鞘以为他在担心被人瞧见,用叫声连带剑身比划,表示刚才已经是尽量绕没人的犄角旮旯飞了,基本没人看到。

  楼沛有时候也真佩服自己。

  自己居然还看懂了它的意思。

  “没人看到自然是最好的……”

  虽然体验有些糟糕,但楼沛还是伸手摸了摸独剑鞘的剑柄,夸了它一句。

  楼沛也算比较心宽的了,结果上来看是好的就行。

  “你…你们是谁?在甘府的后院做什么?”

  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糟,被人发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