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精灵别闹了 > 第六十五章 婚礼前一天
  不过楼沛他也总不能说,他昨天接到了图鉴的一个长期签到任务,要求他从今天开始,每隔三天就得来甘府后院呆满三小时签个到,一直到五月二十日为止,总计五次。

  刚好是楼沛与甘橘大婚的前一天。

  奖励说实话对现在颇有余钱的楼沛而言,谈不上多吸引。第一次只有一颗橙橙果,第二次两颗,到第五次除了有五棵树果,还有一个背包扩增券,能将图鉴里的背包扩增四格。

  但不管怎么说,一颗树果也有150文,比楼沛去打工来得快多了,他没道理浪费,反正和甘小姐也熟络了,就当时顺便来聊聊天。

  甘小姐看上去对他的话并不怀疑,很是热情的招待他坐下,并让小香再去趟厨房拿些饭菜,邀请他一起午餐。

  楼沛也不没拒绝,有饭菜吃,肯定是比他自己带的干粮要强的,就是对比一下自己吃的和甘小姐吃的,他有些不好意思……

  “甘橘,你——在减肥?”他忍不住还是问道。

  他面前的桌上一素一荤一鱼,虽不是山珍海味,但已经是难得的佳肴。可甘橘面前却是只有几块素饼,她就这么用手掰着饼,小口小口的在那吃着。

  “小姐身体不好,不喜荤腥。”坐在楼沛旁的小香一边夹菜吃,一边主动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楼沛也没多想,努力扒饭。

  可达鸭今天也是奇怪,放着楼沛给的精灵饲料不吃,却是望着甘橘那几块素饼流口水。

  要知道,可达鸭吃的其他一些玩意,除了好吃、填饱肚子,并无太多其他作用。但精灵饲料不同,它蕴含精灵本体需求的能量和营养,就像人类本能的就会喜欢高热量的奶茶、炸鸡、蛋糕等食品一样,它没理由会去更喜欢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素饼。

  “你家可达鸭鼻子也挺灵敏的,我这饼里加了一些特调的桂花粉,确实与一般的素饼不同。”

  甘小姐说着,拿了一块,递给了它。可达鸭接过之后,忙不迭的就啃了起来,看起来还挺喜欢。

  “它也就贪图个新鲜……”楼沛摇摇头。

  午饭过后,楼沛从包里拿出了一盒精灵大富翁。

  这是他之前在育幼院时自己画自己做的,主要用来跟院里的小朋友玩,今天反正要在这边呆满三小时,他就带了出来。

  甘橘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玩意,很是辛奇,在楼沛教会大家规则后,楼沛、甘橘、小香、可达鸭、风速狗便玩了起来。

  独剑鞘似乎有些怕生,吃过东西后也只愿意贴在楼沛背上。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

  “楼沛你落在我的三级建筑[弃船]上,且没有对应的电属性精灵,战斗失败,被送往起点的精灵中心,花费治疗费三千文——啊,你好像钱不够……”

  “怎么会这样!”

  第一局过后,竟是楼沛最先破了产。

  到了最后,甘橘第一,风速狗第二,小香第三,连可达鸭都比他强。

  “再来再来!”楼沛很是不服气,觉得自己仅是一时运气不好。

  “库哒!”玩过许多次的可达鸭也很是不服气,自己竟然输给了这只大狗。

  “嗷呜~”风速狗很是得意的露出傻笑。

  时间很快过去。

  之后楼沛每隔三天便来甘府一次,偶尔也会带一些新鲜玩意来一起玩,或是新的大富翁地图,或是手绘的精灵牌。

  就是楼沛画画谈不上好,画的精灵很是抽象。皮卡丘和小拉达不仔细看都分不出来,被小香很是嫌弃,她还照着楼沛的样式特意重制了一遍。

  期间的时间楼沛也没闲着,带着可达鸭和独剑鞘照常去训练。

  ——独剑鞘本来要还给钟鹤的,哪知道去了她住的客栈,却已经走了,只留下一封书信,说是她老爹有急事叫她,独剑鞘就先委托楼沛照顾一段时间。

  信封里还夹着一张帝国钱庄的通用银票,说是独剑鞘的伙食费。

  楼沛觉得伙食费谈不上多少,而且是自己找人借的精灵,怎么好意思再收钱?他只将银票先收着,到时候再与独剑鞘一起还给钟鹤。

  转眼,就到了五月二十日。

  明日就是大婚了。

  因为与甘橘谈妥了婚礼的事情,所以楼沛心底有了底,对叔父在婚礼上的一些安排格外配合,这一反常态的样子让叔父很是欣慰,一直夸他是长大懂事了。

  叔母自然脸色很是难看,不过楼沛不是很愿意搭理这类人,也就随她去就是。倒是楼沛的那个堂弟楼然,出乎意料的对楼沛态度挺好的,并没有因为自己夺了他的婚事而不满,反而忙前忙后,对楼沛婚事的筹备很是上心。

  不得不说,果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

  “嘻嘻,姑爷您又来了呀,明日可就是婚礼了。”小香看着从天而降的楼沛,捂嘴笑道。

  毕竟是最后一天签到了,奖励最为丰盛,即便被人误会,楼沛也只能硬着头皮过来。

  和前几次一样,吃过午饭,扯扯皮,打了一会精灵牌,他可达鸭轮流垫底。看时间一到,楼沛就准备走了。

  毕竟明天就是婚礼了,今日还是早点回去,说不定叔父那边还有事要交代他。

  “姑爷,我去给你开门。”小香也跟着起身。

  进来和出去不一样,出去没有高低差,他只能在独剑鞘的帮忙下,靠爬的爬出去。不过小香带着就简单多了,直接从一道较无人用的后门走出去就是。

  虽然进来也可以走那条,不过一来从那坡上飞过来比较快,二来独剑鞘也挺喜欢带他飞的。独剑鞘的盛情难却,楼沛也就继续飞着来进来,走着出去。

  见楼沛和小香离开,甘橘收起了表情。

  “长老,他们走了。”

  甘铭从隔间走了出来。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能经常来这陪你,也算有心了。”

  “长老,那教里的人怎么说……”

  甘铭沉吟了一会,道:“还是得试一试。”

  甘橘语带着急:“怎么会这样,都这么多天了,您也亲眼看过了,他确实没有古代人的血统。”

  甘铭没接他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讲起了其他事:“若论训练师的单体战力,东越兵鬼姬鸿之强,至今无人能敌。甚至在他死后,强如明光帝,也无法把军队带进将月城半步,就因为兵鬼留下来的精灵。”

  “但是……”

  甘铭顿了顿,又道:“这么强的一个人,却输给了原先只是罪犯的楼攀,你说说看这是为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