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修真小说 > 剑道的天下 > 小凤凰?
  “小凤凰?他赶着寻宝去呢,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就算他回来了,见到你这只真凤凰估计要气得够呛。”

  “过去这么些年,小凤凰越来越像你这只老凤凰了,明明是只野鸟,偏偏把自个儿的窝粉饰得金碧辉煌。”

  “你这牛鼻子老道儿!真想同我打架不成?”凤云飞一甩袖子,怒气冲冲的就要上来揪无为子的长须。

  无为子身手敏捷,以一丈拂尘四两拨千斤的挑开凤云飞袭来的勾爪,反守为攻的擒拿住他手腕向身后一扯,拉着凤云飞走进了密道。“年纪大了你的话怎的也变得这般多?走了走了,几天啊,你且四处逛逛,看上什么了跟我说——”

  “无为子你不要得寸进尺!小子你敢动我一件宝物你试试看!”

  两人的对话声渐行渐远,徒留立天一人站在原地沉思。

  “凤凌…这听起来像个女孩子的名字啊。”

  顾霍府邸。

  亭台楼阁水榭,园中景趣相得映彰,顾霍以肘撑着额头沉思着什么,一鹅黄长裙女子上前在顾霍面前放下一盏茶。

  “夫君,在想什么?”

  顾霍微微抬头看了女子一眼,拿起茶杯微饮一口。“夫人,父亲让我去处理掉立天。”

  “立天?那个不受宠的孩子?”

  “我在听闻父亲拿立天的生母练魂时,就猜想过父亲应该是想培养一个能牵制住我的恶灵,如今他让我去对付立天,恐怕也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打算。”

  “……希望他可万万不要成功吧。”

  “没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虎毒不食子…呵,他对母亲也不曾留有半点情面…。”

  “若是事态严重…那…”源氏的眼神下意识往西边厢房看去,随后被顾霍以掌蒙眼,阻断了视线。

  “别看,她不太喜欢你。”

  顾霍的目光也向那处移去,在偏僻的西厢处,随处高悬红灯笼与喜烛,俨然一派洞房花烛之景,只是红绸多处磨损,受了日夜风吹雨打红色也渐渐褪去,仿佛已荒废多时。

  “莫听莫看莫想,若是事情到了那般地步,我怕是定然要去见她一面。”

  鼎天阁中。

  虽有无为子放话随便逛逛,立天还是选择留在了原地,一来这鼎天阁道路繁杂,一旦走出恐怕就记不得回来的路了,二来来者是宾,为尽宾客之仪,在原地等候也是出于礼貌,只是时不我待,在立天等待之即,一人推开了房门。

  “父亲,我回来了…你是谁?”来者摆出了一派攻击的架势,掌中火星闪烁,隔着老远,立天也觉得热浪扑面。

  立天镇定了神智,双手抱拳对这位衣品与凤云飞完全一致的小少爷一鞠到低。“家师无为子,是令尊的好友,我是立天,初次见面。”

  “无为子…你是老道士的徒弟,他竟然收徒了?”

  “阁下…认得家师?”

  “对啊,我是老凤凰的儿子,他俩玩的可好了,我叫凤凌。曾经老凤凰让我拜老道士为师,但是我没答应,我没想到是…无为子竟然也没答应!”

  “…凤,凤凌?那不是女孩子吗?”立天小声的嘟囔,只是凤凌没能听见。

  “想我我凤凌何等天资,给他一个臭道士做徒弟都是便宜他了!那要多天才才能被他给看上?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没什么!”识时务者为俊杰。

  凤凌一屁股坐在了凤云飞之前坐着的兽皮之上,泄愤般去夺盘中的零食,只是盘中的食物早已被无为子一扫而空。“嗯?被他吃完了吗?算了算了,你有什么天赋?我到要看看,我凤凌哪点不如你?”

  “我之前应该是凤凰血脉,只是被人为夺走了,师父说,我体内尘封着一把剑,只要勤加修炼,未来定可引得天剑出鞘。”

  “天剑…不是,凤凰血脉?!”

  “是的。”

  “不对不对…你现在不是,我没感受到威压,凤凰贵为百鸟之尊,我见到了应该会不受控制的跪拜才是…”

  “是被人夺走了。”

  “哪个滚蛋!!我去杀了他!!”

  立天心声道:……不愧是父子,反应都一模一样。

  一段时间过后。

  凤凌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手捧一青柚茶盏慢饮着凉茶,借此来平复心情。所以,现在你没有凤凰的传承了?

  “是的。”立天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前几天所留下的疤痕狰狞的呈列在上面,无一不在向他证实他已经失去了那犹如神级一般的自愈能力。

  “……凤凰著名的其一是不死,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立天没有回答。

  “但是凤凰还具有独一无二的火焰,那是世间之阳之火,一切事物都能够焚烧,没有什么是凤凰的火焰烧不尽的。”

  “凤凰并非无敌,老凤凰曾经跟我说,他们年轻一同历练时,曾遇上一株被遗留下的凤凰火,老凤凰的火不及凤凰火,但那火焰却被无为子一剑斩灭。”

  “师父他,这么厉害?”

  “你以为呢?!他都有资格做我的老师了,只是我嫌弃他太邋遢不修边幅,我的老师必然是位如兰如竹的君子。”

  “原来师父是这么厉害的人啊。”

  “对,所有的道门一年除了宗门精英集体出动,或放亲传弟子下山历练,其他时候是不允许普通弟子外出的,能够随意进出的也只有道门行走人,道门行走人是每年评选出来实力最强的长老。”

  “但是道门行走人不是另有其人吗?”

  “这就更说明无为子的厉害了啊!道门如今欠乏人才,无为子他选中的人基本就等同于道门的未来了,这种重要的事情,难道是随便找一个人就能托付的吗?”

  “无为子看起来是疯疯癫癫的老道士,但是他曾在外敌来犯时没出一招,却退了千军,据说当时他只是坐着喝酒。”

  “莫非是酒里有什么玄机?”

  “那就是普通的酒!因为没有一个人敢对他出招,此战后无为子一战成名,结合他平时嗜酒如命,修真界给他取了个外号——酒剑仙。”

  “你看起来挺崇拜我师父的啊。”

  “谁崇拜他了?!酒剑仙的名号修真界里没人没有听说过好吧!”

  ……

  “…你该不会没听说过吧。”

  “呃…好像,是的。”

  “你是哪里来的土包子啊!!!”

  密室内。

  甬道内一片昏暗,只是修行至他们这等境界,哪怕没有一丝光线也能看清道路。“你真的想好了,要收这小子为徒?”

  无为子双手拢在袖子里,听着凤云飞的话长叹一口气。“我和道门已经等了一百年了,如今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天剑,如果再错过,我们等不起下一个百年了。”

  “顶上那位太顾忌道门了,谁都知道你的徒弟定然是道门的未来,别忘了上次那个九剑…”

  “我知道…所以这才来找老友你,希望你能把小凤凰借给我,有小凤凰的光辉在,立天也能减少一些暴露的危险。”

  “这小子迟早要一飞冲天…凤凰所选择的,无一不是天赋心智俱举世罕见的天才,你拦不住的。”

  “老道儿我也就剩一把老骨头了,只能在他成长起来之前尽力护着他,就当是…为了道门吧。”

  “…他丢了凤凰血脉也算件幸事,否则定会被你那师弟拿去练剑了。”

  “师弟太过于执着于外物了,可是剑是剑,人是人,剑总有一天会断,到时候没了剑,人就活不下去了,可是这么久了,师弟他还是没能勘破这一点,立天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失去了天赋却躲过了被祭练成剑的命运,这才是苦尽甘来了。”

  “哈,他那虎父也算是自食其果,待你那师弟寻找齐了铸剑材料,恐怕就要上门拜访了。”

  “凤凰的灵基还在我这徒儿这,等到剑炼成,师弟必然会发现这伪凤凰火比之真凤凰火简直劣质低等,到时必然会再找上立天。”

  “如此看来,道门的未来命运坎坷啊,小凤凰我可以借给你,只是能不能说服他,要看你自己了。”

  在一番传出去必定会惊动天下人的攀谈后,路也至了尽头,凤云飞大手一挥,拍开了最后一扇尘封的玄铁门,放眼望去,处处是黄金白玉所制成的宝盒,这才是凤云飞真正的藏宝阁。

  “哈哈哈哈哈,你那儿子这般像你,定然是不会拒绝大放异彩的机会的,恐怕他小子巴不得名扬天下呢。”

  无为子袖袍一卷,接住了凤云飞投掷而来的一白玉盒。

  “说来也是,日后天下第一是我儿子,说出去也是一个谈资,你那小徒弟,就可劲儿的给我儿子做嫁衣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多谢好友赠药。”

  “一盒药而已!比不上你我这些年的交情,快拿去给你徒弟治伤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