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修真小说 > 剑道的天下 > 天池山境
  星垂平野阔。

  万籁俱寂,只有牛蹄踏在青苔上的细微声响。青苔下藏了一层薄霜在泥间,再前行十里,便是滴水成冰的天池山境。

  凤云飞二十年前走过这条道时,身旁还有人同行。不记得是暖是寒,印象里只有夜露繁重,袖底被草上的露水沾湿了。

  同行的是无为子。

  无为子抬手指向夜空,衣袂当风,指点之处皆是星光闪烁:“我有一件事从未与你说过。”

  凤云飞淡然作答“说。”

  他说:“在星陨山时,我一见满天星斗就会彻夜难眠,直至朝日将繁星掩去。”

  凤云飞笑他,“看到星星这么多,诗兴大发,激动得睡不着?”

  无为子将手收了回来,转而摸上刚露尖芽的胡茬:“不是,是感到困苦难当。因为我自知难解星汉,而我所学难及天地一二。”

  凤云飞笑而无声,心道这无为子,说他贪心也不足为过。

  于是他反手背在身后,大步一迈走到了他前面去:“那你以后,早点睡,赶在星星出来之前。”

  凤云飞这边正想着往事,突然一片雪飞进袖中。

  原来已踏进天池山境。

  无为子到底求于什么?或许是世间万物的本相。若是如此,那他终其一生也难以得到安宁。

  就算有一日,无为子以剑证道,羽化登仙,飞入九重天,他也只会孤身坐在星汉之中,俯首算着恒河沙数。

  而他现今还能坐在剑宗弟子之前,拎着酒壶与长老笑谈。哪有半点寂寥难说的影子。

  “既然教徒弟使他快乐,那我的儿子也给一并给他教吧。立天一个是教,凤凌两个也是教。”

  思及自己的宝贝儿子,凤云飞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这笑还未达眼底便中途僵住,他藏于心口的一株赤色鸟羽无火自燃,没一会儿就烧了个一干二净。

  凤云飞瞳孔瞬间缩成针尖大小,如同鸟类一般不似人形,随后自他口中发出一声尖锐长啸:“凌儿——!!!是谁伤我儿!我毕方一族必定深究到底!!!”

  ——分割线——

  凤凌自无边黑暗中醒来之时,睁眼就是凤云飞关切的神情,所有的记忆猛地回笼,将凤凌的神魂牢牢钉在躯壳内。

  “父亲…立天,立天在哪里!”凤凌一把掀开了被子就要向门口跑去,他重伤未愈又卧床数日,哪里有力气造成这一行为,脚跟还没落地,凤凌就噗通一声栽倒在地,被凤云飞搀扶着拉起,他抬手去揉头顶肿起的好大一包。

  凤云飞沉默了片刻,低叹一声告知凤凌“他在隔壁房间,身体无大碍,只是和你一样昏睡了数日,如今还没醒过来。”

  凤凌恍若还在梦中,他呆愣的感受着头顶不断传来的痛感,低低的说:“我们活下来了?我记得我们在红岳山庄里遇到了北莽…”

  凤云飞眼神一凝,较忙将凤凌摁回了床上,这才再度询问凤凌“北莽?十年前失踪的那个北莽十三刀?”

  凤凌也从离魂状态中缓过了神,听着父亲的询问,凤凌重重的点了点头“是的,他刀法霸道至极,走的是大开大合的刀劈法子,用的却是一柄漆黑细长剑,寻常剑器受不住他那力道,极易折断,但此剑却颇为不俗,不仅承受住了北莽的蛮力,而且反而令其更添光彩,那人称呼此剑为雅修,因此我猜测此人就是七年前红岳大比夺走了天下第一魔剑的北莽十三刀。”

  凤云飞这才从这惊世骇俗的经历中缓过神来,他仔细一回味,伸手揉了揉凤云飞的头:“那北莽可是七年前的天下第一高手,面对如此境界的大能,你能做到坐怀不乱,去冷静分析他的身份,如此可见你的心境已经不凡,该夸。”

  凤凌也露出了一点欣喜之情“我可是要参加下一任红岳大比的人!”

  “……”凤云飞吞吞吐吐了半天,最终对凤凌吐出一句近乎绝情的话来。“这届的红岳大比,你就不要去了。”

  凤凌惊讶了片刻:“为什么!不是你让我去参加的吗?”

  凤云飞再度叹了口气,凤凌何曾见过这般犹豫不决的父亲,当下半坐起身子轻轻扯起了凤云飞的袖角。

  “父亲…”

  “这届红岳大比,不同于上一届。”凤云飞闭目了半晌,终于开口向凤凌解释起其中缘由。

  “北莽十三刀的天下第一,其实并不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七年前红岳拿出的是魔剑雅修,不愿为红岳效力者不知云云,有实力的修者向来都心高气傲,岂会听从他人指使,光这一点就淘汰了数不尽的人。”

  “红岳神兵确实名气不小,但拿出的偏偏是至今无人驯服的雅修,连铸剑者都无法驾驭的魔剑,也只有北莽这样的莽夫才会去争夺一二。”

  “今年的厄灾剑不同于去年的雅修剑,厄灾虽不及雅修剑,但那确确实实是凡人可以用的了的神兵。”

  “哪怕是不用剑的大能,也乐意将其纳入宝库,而不被其他人所夺去,以免日后养出一个心腹大患来。”

  “小凤凰…今年实在是不合适。”

  凤凌虽然见多识广,比起同龄人来说眼前更为开阔,可是纵然是凤凌也没有看出如今这次红岳大比之下隐藏的玄机,凤云飞本不愿与凤凌多说,如今凤凌执着于红岳大比,凤云飞无可奈何之下才向凤凌解说一二。

  凤凌哪能想到这个层面,他听的神情愣愣,半天没能吐出一个字来。“可是…我们一开始不是说好的吗?我拿个天下第一回来,为您争口气,证明我们毕方一族从来都不比谁弱。”

  亲眼见着凤凌眼中的神采暗淡下去,凤云飞的心中也不好受,只是为了凤凌的未来着想,凤云飞还是狠心拂袖而去。

  “这件事就这样了,等下次的红岳大比,那时候你还年轻,到时候再参加也不迟。”

  “……老凤凰。”大门在凤凌面前缓缓的关上,凤凌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甚至被一向娇惯他的父亲禁足软禁了。

  与此同时的另一厢房。

  “小凤凰醒了,身体恢复的还不错。”凤云飞随手带上了门,一缕清风趁机而入,吹起了层层叠叠的床账,有一老者坐在床沿,摁在床上人的手脉上。

  “嗯,立天这边也没什么问题。”无为子探得脉象一片平和,凤云飞的药果真不俗,这才几日的功夫就将两位濒死的少年拉回了人间。

  “但是…”无为子欲言又止“你真的不打算再放小凤凰出去闯一闯了?”

  凤云飞沉默的走到床前,为沉睡中的立天抚平了皱起的眉峰。“是的,是我之前太过于自大,认为我亲手教导的凤凌哪怕是只身犯险也能全身而退…是我太过于幼稚了。”

  “你我都是过来人,修真界的风险何其多,尤其是对于他们这些年轻人。”无为子将立天的手放回到厚重的棉被之下,立天嘴唇动了动了,无为子拿起了一旁的茶盏,往他口中送了些水。

  “我知道,活了这么些年,看的比谁都透彻。”

  “那你也该知道,他们这些孩子总有一天要振翅高飞的,我们不放手,他们永远都是羽翼未丰。”

  “我也知道…”凤云飞缓缓摆了摆手,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先前答应你的事情,如今我恐怕是要食言了,那小凤凰的命来赌…这种事我实在是做不来。”

  无为子望着床榻上归于平静的立天,他伤得比凤凌更重一些,因此才迟迟未醒。

  “我刚刚窥探立天的识海,发现他体内天剑出鞘三寸有余,小凤凰刚才说的我也听到了,想必是他们遭遇了北莽十三刀的袭击。”

  “红岳山庄将北莽困于地牢之中究竟是何居心暂且不论,但我们到之时只见北莽的尸体,想必是立天在危机时刻引得天剑出鞘,这才保全性命。”

  “两个人倒在同一位置,但立天的强势却比凤凌更重,这说明哪怕是面对强敌,凤凌也没有因为立天毫无修为傍身而抛弃他,立天也没有抛下小凤凰一人逃走,而是选择殊死一战。”

  “少年自有少年义气,他们两都是大福运在身的人,如此情形,不就是二十年前的我和你吗?”

  凤云飞隐隐有所动容,无为子一番话发自肺腑,而如今立天与凤凌的肝胆相照又是何其眼熟,他与无为子也是一路并肩而行,他也懂得修真一路,唯孤独最苦。

  只是事关他此生珍视的骨肉,他终究是一名父亲,不忍见儿子经历那些滔天骇浪。

  “凌儿这才第一次出门闯荡,就是个濒死的模样…我怕下一次,就是有去无回,天人永隔了。”

  “我本也想随他的愿,让他去红岳大比上闯一闯,碰的一鼻子的灰也好,至少能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

  “但是现如今…”

  “好友莫慌,他们如今最缺乏的无非就是实力。”无为子仿佛等的就是凤云飞这句话,无为子狡黠一笑,吐出个地名来。

  “好友你该记得,你先前的目的地乃天池山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